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星声星语

皮定均不顾供给部长反对宁愿遗粮于敌也不火烧粮仓引起军内争议


发布日期:2022-01-03 11:29   来源:未知   阅读:

  此人戎马一生,早在十三岁就加入了党领导的农民协会,先后经历了反围剿、反围攻、长征、孟良崮战役以及淮海战役等等。

  时至今日,这位将军的传奇经历,仍为人们口口称颂,而他在1946年宁可遗粮于敌,也不放火烧粮仓断了敌人供给的命令,引发了不少争议,他就是皮定均。

  在解放战争中,皮定均一战成名,是敌人闻风丧胆的一位彪悍将领。1946年皮定均所部开始投入到中原突围当中,他率领的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一旅接到的命令是掩护主力继续向西撤退。

  彼时敌众我寡,皮定均丝毫没有畏惧,他斩钉截铁地向司令员立下了军令状,带着视死如归的决心奔赴前线。当时皮定均的第一旅属于孤军犯险,没有后援也没有及时的物资保障供应。

  不过身经百战的皮定均面对如此险境表现得游刃有余,他的第一旅就如同一把锋利的柳叶刀,自由地穿插在敌军的大部队中间,起到了很好的迷惑作用。同时,皮定均率领部队多次拿下重要关隘,为兄弟部队的撤退,打开了门户。

  倘若没有皮定均和他的第一旅,还不知道解放军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全身而退。不论是友邻部队还是上级首长,都将第一旅亲切的称之为“皮旅”。皮定均和他的一众部下十分团结,指到哪里,打到哪里,终于等到了大部队突围的那天。

  国民政府军队没有了其它目标,便将所有的怒火转移到皮旅之上。正是这支劲旅,使得国民政府损失惨重,让蒋介石气急败坏。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下,皮旅与延安失去了联系。皮定均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好生休养,等待上级的最高指示。

  1946年7月的某一天,旅部响起了热闹的欢腾声,几乎所有人都在喊着“联系上了,我们终于和中央联系上了。”这对于皮旅的全体官兵而言,都是天大的好消息,这意味着他们找到了家的方向,就如同听到了母亲亲切的问候。

  延安向皮旅下达的指示是“快走,向东去苏皖解放区与大部队会合。”,得到命令的皮定均丝毫不敢耽搁,当即集结部队准备启程。此时供应部长的一句请示,让皮定均大发雷霆:供给部长询问皮定均,剩下的粮草当作何处理?是否该一炬付之。

  原来,在旅部驻地吴家店的西面,有一座年久失修的吴氏宗祠,那里虽然破败不堪,不过墙壁和大门都是精心加固过的,围墙足足有四五米高,还有一座类似寺庙的祖殿。门口还摆放着两个大石狮子,好不威严。

  这里早已为国民政府军队所征用,一直将其当成粮仓,宗祠中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粮食还有许多过冬的棉衣物资和一些医疗用品,它们悉数由百十公里外的国民政府军所使用。

  皮旅来到吴家店后,自是接管了这座大型仓库,里面的物资实在是太多,皮定均手下的七千多人的整编旅,吃的用的都取自这里,但仍旧未见粮食有明显减少。

  眼看部队临行在即,不论是皮定均还是供给部长,都不愿这些粮食再度沦于敌手。毕竟它们本就是民脂民膏,而且这无异于是给敌人雪中送炭。皮定均灵光一闪,向身边的警卫员说道:“快去,请老乡们把粮食都搬回家里。”

  解放军战士在大街上宣传着旅长的命令,可乡亲们大都只露出半个脑袋来观望,接着又缩了回去,根本无人出门前去领取。心急如焚的皮定均又想出了一个法子,他命令战士们将一袋袋的粮食挨家挨户地运送到百姓门前。

  这样一来,他们自是不会拒绝。想法虽好,可搬了近半晌,粮食仍旧堆积如山,还有一大半,如果再继续给老乡搬运,恐怕会贻误战机,晚走一分钟,危险就多了一分。眼看此法不行,供给部长当即命人用火把蘸油,准备一把火烧了粮仓。

  此时正在踱步的皮定均恰好路过,他大声呵斥道:“不准放火”。眼见旅长发了脾气,几名小战士慌忙将火把扔在地上用水赶忙浇灭。供给部长一脸疑惑地走了过来,皮定均大声地问道:“它们是谁的粮草?”

  供给部长也是一头雾水,只能硬着头皮地回答道:“这是敌人的。”皮定均又说:“那它们现在属于谁的?”供给部长满脸无奈地说:“属于我们的”。皮定均又重复了第一个问题,而供给部长也把答案复述了一遍。

  皮定均此时强压着怒火问道:“他们会生产粮食吗?”供给部长给出了否定答案,并说“这是欠老百姓的”。皮定均换了一个思路:“那这些粮食是人民群众的咯?”此时的供给部长已经有些蒙了,他只好说:“反正你兜兜转转的绕圈子,迟早把我套在里面。”

  皮定均说,自己并非是在和供给部长兜圈子,而是事实,供给部长却声称事实就是这是缴获的物资。皮定均说:“难道缴获的物资就一定要销毁?你没看到那么多百姓食不果腹?”

  供给部长:“群众饿,也没法吃。倒不如烧了它,让敌人也尝尝饿肚子的滋味。”

  皮定均反问道:“敌人来了,又该怎么解决温饱?”供给部长说:“那就不是我们管的事情了。”皮定均:“敌人没了吃的怎么办?”

  供给部长:“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此时皮定均语重心长地说道:“他们没了吃的,就会去搜刮民脂民膏,就要去剥削百姓。”

  供给部长还是无法绕过这个弯来:“难道今天给了他们吃的,就不去剥削百姓了?咱们把粮食给烧得一干二净,敌人来了就得重新想辙办饭。趁着这个间隙,咱们早已经走远了。”

  皮定均认为这并非是胜利,可供给部长却坚持认为能给敌人制造些小麻烦也是好的。最后,皮定均选择不再去说服供给部长,而是撂下一句:“脱离了人民的队伍,是无法打胜仗的。”随后,转身离开。

  最后迫于皮定均的威严,供给部长也没再多说什么。部队浩浩荡荡地向村口进发,却发现一众村民却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他们有的拿着一筐鸡蛋,有的拿着几双布鞋,有的拿了一碗水。

  礼轻情意重,不论拿出什么给解放军战士送行,这都代表着人民子弟兵受人民爱戴。临行前,村民们依依不舍地向战士们挥手告别,皮定均不觉得两行热泪已然从眼眶奔涌而出。

  他强装镇定,挤出笑脸,告诉乡亲们大部队一定会回来,希望他们都能够保住身体,静静地等待胜利来临。时至今日,那座仓库却依旧保存了下来,它庄严肃穆,向大地吐露着它的历史。

  国民政府军队也因粮草充足没有去骚扰百姓,而且解放军行军很快,他们也没能赶上。皮旅经过了二十多天的艰苦奋战,从敌人的重重包围中奋力杀出,最终成功抵达苏皖解放区,而皮旅也成了远近闻名的英雄部队。

  皮定均在次年调离了皮旅,又前往其它部队发挥着他的光芒,发散着自己的热量,后来他成了军长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1955年时被授予了中将。当年皮定均不顾供给部长反对,宁愿遗粮于敌也不火烧粮仓,的确在军内引起过争议。

  但他事后并未被追究责任,甚至毛主席还夸赞他是有功之臣。其实不论是皮定均还是供给部长,两人都没有错。皮定均是为百姓着想,毕竟这是吴家店的祖宗祠堂,拥有着数百年的历史,也承载着吴氏一脉的诸多记忆,不能因一己私利愤而烧之。

  何况,其中堆放着国民政府军搜刮来的粮草,一旦他们失去了这些粮食,必然会疯狂地对周边地区的村镇展开清洗,让百姓们拿出家中的余粮。到时候,必定又是饿殍遍野,死伤无数。

  作为人民军队的军官,皮定均自是要照顾群众的利益。他参加过土地革命战争,参加过抗日战争,又参加解放战争,深知我党我军能够以劣胜优,凭借着小米加步枪夺得胜利归功于人民战争。

  也正是有了像皮定均这样为国为民的军官,在敌众我寡的徐蚌会战中,才会有那么多的百姓推着推车去支援前线。那位供给部长也没有错误,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粮食的重要性,也比所有人都清楚断粮对于一个部队意味着什么。

  他希望能够通过火烧粮仓来瓦解敌人的士气,同时为部队的东走争取更多的时间。在其位谋其政,两人所处的位置不同,经历也不一样,在面对同一问题时的想法和所做出的的决定自然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