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时尚新闻

山西晋城“黑老大”当庭举报公安局长促成“强迫交易”录音铁证已


发布日期:2022-01-14 02:44   来源:未知   阅读:

  许多年后,王局长一定会把那个日子记得死死的,深刻反省一生中最大意的这一天。

  那天,他替两个老板撑腰,约谈一个社区书记,威胁如果不听他的话,就要把他扫成黑社会。三年后,局长说到做到,他的话兑现了,社区书记果真被扫成了“黑老大”。

  然而,局长盛怒之下,竟有疏忽。那天还发生了一件小概率事件,而这件小事,恐怕将严重影响他此后的宦海生涯。

  2017年的一天,山西晋城,五星级的海天大酒店,一间小会议室的皮沙发上,坐着时任晋城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王斌权和副局长赵建云,二人铁青着脸。

  胆小的聂双庆带着两个同伴珊珊来迟。也就迟到了10分钟。这10分钟是在进电梯前碰到一个熟人唠嗑耽误的。

  聂双庆推开会议室的门看到,拖欠他混凝土货款的新达成房地产公司老板洪波、黄建民也在座中。

  王副市长劈头一顿训斥:让一个市长等你这么久,你很牛X是吧?聂双庆的脸顿时火辣辣的。

  聂双庆是个小小的社区书记,也是当地峰鑫源工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峰鑫源公司一直给新达成公司供应混凝土,但新达成却一直拖欠货款,当时累计欠款多达1000万元,峰源鑫不得不停供。

  而新达成的老板则找到了公安局长和副局长为其撑腰。在这场半个多小时的会谈中,王斌权要求聂双庆必须继续供应混凝土,否则,“扫黑难道还扫不了你?”

  聂双庆绝对想不到,三年后,他真的被扫成了“黑老大”,被殃及的甚至包括他的老伴、家庭妇女崔苗枝,以及从来不参与社区和公司事务的儿子聂佳琪。

  聂双庆更想不到,当年被迫向新达成供应混凝土的他到了法庭上,居然成了被指控实施强迫交易犯罪的一方。

  至于已经调到山西省公安厅任调研员的王斌权,则绝对想不到,三四年前的那场谈话,陪同聂双庆前来的社区副书记聂军华居然悄悄进行了录音。

  2021年4月21日,山西晋城,高平市人民法院最大的法庭正在公开开庭审理聂双庆等26人涉黑案。

  当天是庭审第一天,法庭上发生爆炸性一幕:被指控为“黑老大”的聂双庆当庭举报原晋城市公安局长王斌权和现晋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局扫黑办主任赵建云联手违规插手干预经济纠纷。

  在高平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的起诉书中,指控的强迫交易案第9起即涉及洪波、黄建民的新达成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御景龙湾项目。洪波、黄建民作为被害人,指控峰源鑫公司强迫交易,案涉金额达4142万元,聂双庆则成了该起强迫交易案的被告人。

  聂双庆当庭自辩,自己被打成黑社会,完全是王斌权、赵建云挟私报复的结果。他在庭上一直喊冤:明明是自己“被”领导“强迫”,被迫跟对方“交易”,结果现在检察院指控自己犯“强迫交易罪”,他不服。

  聂双庆称,王斌权在2017年海天大酒店的那场谈话中,当面要求其控制的峰源鑫公司为欠巨额债务的新达成公司继续供应混凝土,并直言如果不继续供料,“扫黑难道还扫不了你?”

  迫于王斌权的权势,峰源鑫后来继续向新达成供料,但聂双庆仍然没有逃脱被扫黑的命运。

  2020年4月20日,聂双庆因涉嫌强迫交易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公安机关进一步侦查后,又增加了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等。聂双庆涉嫌罪名的多达8项。

  在第二天的庭审中,陪同聂双庆亲历那次谈线被告聂军华,在律师发问之下,爆出更劲爆的料。

  聂军华证实,王斌权当场确实发飙,要求聂双庆必须给新成达公司供混凝土,否则就将他打成黑社会。

  聂军华还说,她当时带了两个苹果手机,顺便用手机录了音,那天的谈话有三四十分钟,全部过程都在录音里。而存有录音的那只手机则在案发后被侦查机关扣押着,后已经移送给法院。

  知情人士透露,当天休庭后,高平法院立即将存有录音的涉案手机,原封不动移送有关部门。数日后,聂双庆的家人将反映王斌权、赵建云涉嫌违法违规插手经济纠纷、拔高制造黑社会的举报材料寄给山西省纪委监察委、山西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检等机关部门。

  起诉书显示,聂双庆案是一起明显拼凑拔高、以老年人为主的涉黑案。26个涉黑的被告人平均年龄达52岁,年龄最大的为69岁;有17个被告系“50后”“60后”中老年人,占比65%;党员身份的“黑社会”则多达11人,占比42%。

  作为第1被告的“黑老大”聂双庆,案发前担任晋城市城区钟家庄办事处文峰、连川两个社区的党支部书记以及文峰社区的主任,第3被告聂银利为连川社区主任,第4被告聂钢炮为文峰社区副主任,第5被告聂军华是文峰社区党支部副书记。

  聂双庆“涉黑组织”被端,意味着文峰、连川两个社区的党支部和社区居委会班子,在一夜之间跨台。

  被指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董培庆,系原晋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虽然为处级干部,但在26名被告中仅排在第24位,在没有任何行政别的聂双庆所“控制”的“黑社会”组织中地位极其堪忧。

  旁听人士介绍,在这起涉黑大案的庭审中,几乎所有被告都否认自己是黑社会。尽管多名被告签署过认罪认罚具结书,他们称,要么是被检察人员威胁引诱的,要么签名时认罪的内容都是空白的。

  第2被告、峰源鑫公司法定代表人王业新称,其现在半身麻木,并且有心梗疾病,从来没有打过架,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聂双庆建立了什么黑社会性质组织,更没有听说过晋城市的文峰、连川两个社区居然存在黑社会组织。“我们是良民!”他说。

  有辩护律师向王业新发问,你参加过黑社会性质组织没有?这个68岁的老党员一脸懵逼:“我没有。我只参加过中国!”

  除了党员多,聂双庆所领导的“黑社会”组织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不少“成员”互相不认识。开庭时,多个被告表示不认识“黑老大”的妻子崔苗枝和儿子聂佳琪。

  作为“黑老大”的儿子,38岁的聂佳琪在“组织”中排第23位,其在晋城市煤炭运销公司上班,从来不参与聂双庆任职的社区及其控制的公司的工作或事务。

  起诉书显示,聂佳琪曾经在2011年因殴打他人被城区公安分局处以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滑稽的是,这是在案针对“黑老大”儿子唯一的一宗违法指控。而这起打人纠纷在2011年已被作为治安案件处理,在行政处罚未予撤销的情况下,十年之后,司法机关又试图追究刑事责任,无疑是“一事二罚”。事实上,聂佳琪完全不构成犯罪。

  崔苗枝在聂家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却被指控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翻遍厚达53页的起诉书,居然找不到任何一起与崔苗枝有关联的具体犯罪事实。

  据悉,高平市人民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时,原本要将崔苗枝和聂佳琪从起诉的名单中去掉,但不知何故,还是保留了下来。

  有晋城本地知情人士爆料,聂双庆举报的晋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局扫黑办主任赵建云,其兄长赵建强,曾经长期担任高平法院的一把手院长,后来升任晋城中院的副院长,赵建强虽然于2017年退休,但其在高平法院提拔过不少干部,并且,现任法院领导中也有人与赵建强存在着直接的亲属关系。

  知情人士分析,聂双庆涉黑案放在高平市人民法院审理,不排除是别有深意的一番布局。

  由于控辩双方对证据的意见分歧很大,质证过程漫长,旁听人士根据庭审进度预测,开庭至少还要一个月。而在10日下午的庭审中,法院突然宣布暂时休庭。

  这场被指控的“黑老大”当庭举报公安局长的大戏,暂时按下了暂停键。但随着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活动的进一步深入,对该案幕后复杂背景的调查、以及该案引发的关注与争议,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